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日期:2019-07-18
行政复议纠纷
案件名称:
行政复议纠纷
审理法院: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主审法官:
审判长:刘德敏;审判员:王彩妃;审判员:方丽达;法官助理:陈丹;书记员:温瑜
上诉人(一审被告):
东莞市塘厦镇人民政府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
刘结明
一审被告:
东莞市人民政府
开庭时间:
2018-10-26 14:30:00
案情简介:
  原告诉称:刘结明根据《合同法》第二百三十六条及《租赁土地合同书》的约定依法、合法经营商业活动的花场,塘厦镇政府、塘厦镇城管分局于2017年3月23日在没有向刘结明告知给予行政处罚的事实、理由和依据,拒绝听取刘结明的陈述、申辩,没有宣告行政处罚决定书,也没有当场交付行政处罚决定书给刘结明及没有将行政处罚决定书送达刘结明,没有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的情况下,由镇委委员朱仲平现场指挥执法人员对刘结明位于塘厦镇诸佛岭椰山街57商铺旁的汇美景花场实施强制拆除的具体行政行为,侵犯了刘结明的合法财产权,造成了刘结明损失,属于故意损坏私人合法财产的刑事违法行为,以及侵犯刘结明享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六条规定的陈述权、申辩权。同时塘厦镇政府、东莞市塘厦镇城管分局没有开具任何扣押凭证给刘结明的情况下抢走了刘结明私人所有的生产经营用具等合法财物一批,侵犯了刘结明的合法财产权,造成了刘结明损失。并种植树木侵占了刘结明的花场场所,侵犯了刘结明合法的集体资产经营权,造成了刘结明损失。显然,塘厦镇政府、东莞市塘厦镇城管分局没有法定依据以及不遵守法定程序的行政处罚无效,是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造成了刘结明损失,应当给予赔偿。“拆除违法建筑整治六乱”是塘厦镇政府管理公安及东莞市塘厦镇城管分局等行政执法部门的职能工作,当时现场明显被公安人员、警车封路,并围起警戒线封锁现场,包围了刘结明花场,穿着行政部门制服的东莞市塘厦镇城管分局工作人员对刘结明的温室大棚花场全部拆除。实际是公安机关武装力量的工作人员及东莞市塘厦镇城管分局等行政执法部门的行政执法力量的工作人员在对刘结明温室大棚花场进行强行拆除,显然塘厦镇政府管理公安及东莞市塘厦镇城管分局等行政执法部门是起主要作用的行政行为才是强行拆除的主体。强行拆除刘结明花场的行为,明显超出了平等民事主体能够作出的行为,显然这些行政部门工作人员是在执行公务,属于行政行为,并非平等主体间的民事行为,因此塘厦镇政府管理公安及东莞市塘厦镇城管分局等行政执法部门是本次具体行政行为的主体。刘结明花场用地与东莞市塘厦镇诸佛岭股份经济联合社(以下简称“诸佛岭经联社”)存在民事合同纠纷,民事合同纠纷可以通过协商或民事法律途经解决,诸佛岭经联社无权私自强行拆除,亦无须强行拆除,必须与刘结明协商解除或者终止合同,若刘结明违反合同可通过法院诉讼,由法院执行即可,无须花费大量金钱聘请民工机械拆除刘结明的花场。显然,诸佛岭经联社聘请民工机械的原因是为了协助塘厦镇政府开展“拆除违法建筑整治六乱”工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居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四条“村民委员会协助乡、民族乡、镇的人民政府开展工作”等有关法律法规,诸佛岭经联社有责任协助塘厦镇政府开展“拆除违法建筑整治六乱”工作,因此塘厦镇政府是本次具体行政行为的主体。塘厦镇政府组织公安、东莞市塘厦镇城管分局等行政执法部门没有法定依据以及不遵守法定程序的行政处罚无效,是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造成了刘结明损失,应当给予赔偿。由于该行政处罚行为无效,违法,造成了刘结明的损失,使刘结明无法经营种植花卉。综上,刘结明有权申请行政复议。刘结明于2017年3月23日向塘厦镇政府信访反映情况,及向东莞市12345政府服务热线反映诉求编号081703235407901信件后经东莞市政府回复称“2017年3月23日上午,由塘厦镇政府组织工商、维稳、城建、交警、公安、医院、诸佛岭干部、治安队、清拆工人、城管分局执法人员约200人截至凌晨十二点,对刘结明椰山街57号旁花场进行强制拆除”,显然是违法具体行政行为,于是刘结明向东莞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后2017年6月1日东莞市政府作出的东府行复〔2017〕146号行政复议决定书查明亦称“塘厦镇政府等部门协同,将该地块的搭建物(刘结明椰山街57号旁花场)拆除”,东莞市政府却以刘结明行政复议的主张理据不足,驳回了刘结明的行政复议申请,显然东莞市政府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法规错误。因有公安机关人员参与强制拆迁刘结明花场,刘结明经向110报警处理无果、信访及行政复议现提起行政诉讼。为此,刘结明请求法院判决:一、确认刘结明的温室大棚花场被强制拆除属于塘厦镇政府的具体行政行为;二、撤销东莞市政府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三、东莞市政府重新行政复议;四、诉讼费由东莞市政府承担。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结合各方当事人的诉辩意见,争议焦点在于案涉拆除行为是否属于行政行为。换言之,具体实施拆除行为的责任主体如何确定。虽然塘厦镇政府在行政复议阶段提交了诸佛岭经联社于2017年3月28日制作的《东莞市农村(社区)集体经济组织支出凭单》、《诸佛岭社区拆除违法建筑整治六乱聘请民工机械费》,以及诸佛岭居委会于2017年4月19日作出的《诸佛岭社区对于刘结明〈行政复议申请书〉的回复》,拟证明诸佛岭经联社为案涉拆除行为支付了相关人工和机械费,并邀请镇城管分局等部门进行协助,但刘结明在其花场被强行拆除当天,即2017年3月23日,曾就此事向东莞市12345政府服务热线进行过投诉反映,东莞市12345政府服务热线在2017年3月30日则明确回复称,案涉拆除行为是由塘厦镇政府组织相关职能部门、诸佛岭社区干部及清拆工人实施的。经本院依职权向东莞市12345政府服务热线管理中心调查了解,该中心收到刘结明投诉的次日便将其反映的问题转交塘厦镇政府承办,塘厦镇政府于2016年3月30日提出处理意见,确认是由其组织相关职能部门、诸佛岭社区干部及清拆工人实施的案涉拆除行为,然后该中心再将此处理意见回复给刘结明。由此可见,在复议和诉讼之前,塘厦镇政府在东莞市12345政府服务热线转由其承办刘结明投诉反映其花场被拆除问题的过程中已自认案涉拆除行为是由其组织实施,彼时距事发很近,所受干扰因素较少,更为符合客观事实,现仅凭其在复议阶段才行提交的前述证据,不足以推翻其在先作出的自认事实。故,本院认为具体实施案涉拆除行为的责任主体为塘厦镇政府,而并非是诸佛岭经联社。东莞市政府以诸佛岭经联社自行聘请工人和租用机构将案涉地块上的搭建物拆除是民事行为为由,认为刘结明提出的行政复议申请不属于法定可申请行政复议情形,属于主要证据不足,应当依法予以撤销。   东莞市塘厦镇人民政府不服一审判决,上诉称,一、请求法院更正原审判决的认定,变更认定具体实施案涉拆除行为的责任主体为诸佛岭经联社;二、撤销原审判决判项,改判为驳回被上诉人刘结明的全部诉讼请求;三、本案一审、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本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