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日期:2019-05-20
强制拆除养殖场及行政赔偿纠纷
案件名称:
强制拆除养殖场及行政赔偿纠纷
审理法院: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主审法官:
审判长:林俊盛;审判员:杨雪清;审判员:窦家应;书记员:刘桂宜
上诉人(原审原告):
邹金成
上诉人(原审原告):
邹锐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
连州市人民政府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
连州市环境保护局
原审第三人:
连州市扩容提质拆迁工作小组
开庭时间:
2018-06-27 14:30:00
案情简介: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邹金成、邹锐为父子关系,二人开办的连州市九陂镇四联深洞养殖山庄(以下简称深洞养殖场)位于连州市九陂镇四联深洞村出街路茶山。2015年7月21日,连州市环境保护局对深洞养殖场进行调查,发现该养殖场建在禁养区范围内,产生的畜禽废弃物直接排至外环境,且未办理环保相关手续擅自建设,涉嫌违法排放污染物。连州市环境保护局分别于2015年7月22日、2016年10月24日向深洞养殖场作出责令停止违法行为的书面通知,要求立即停止养殖和违法排污行为。2016年11月10日,连州市人民政府向连州市环境保护局作出《关于同意对连州市深洞养殖场进行依法关闭的批复》。此后,连州市环境保护局又于同年11月11日、21日分别向深洞养殖场作出并送达《连州市环境保护局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连州市环境保护局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立即停止违法排污行为,并对养殖场进行关闭,恢复原状。同年12月2日,由连州市人民政府牵头,联合连州市环境保护局等职能部门执法,对深洞养殖场进行强制拆除。2017年1月17日,连州市扩容提质拆迁工作小组(由连州市人民政府设立的临时机构)受连州市人民政府委托,与原告邹金成、邹锐就深洞养殖场被强制拆除后的补偿事宜进行协商并达成了协议,约定由甲方连州市扩容提质拆迁工作小组即时支付34条生猪处理款、猪场及相关生活物品等补偿款合计人民币550000元,邹金成于次日收到该项补偿款。邹金成、邹锐以连州市人民政府及连州市环境保护局于2016年12月2日拆除其猪舍及房屋的行为违法并造成其损失,诉至原审法院,请求:1、判处被告2016年12月2日作出的清拆行动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2、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586228元;3、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三、一审判决 清远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关于组织实施行政强制拆除的主体问题。经查,《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等行政文书的作出机关为连州市环境保护局,《连州市环境保护行政处罚决定书》作出后,连州市人民政府即组织多个行政部门联合对涉案养猪场进行强制拆除,因此,该强拆行为应视为被告连州市人民政府的行为。此外,连州市扩容提质拆迁工作小组作为连州市人民政府的临时性机构,没有法律主体资格,其也实际参与该强拆行动,该行政行为的后果也应由其设立机关连州市人民政府承担。因此,组织实施强制拆除的行政机关为连州市人民政府,原告将连州市人民政府列为本案被告,主体适格。 关于强制拆除行为的合法性问题。在庭审中,连州市人民政府主张其作出强制拆除行为的合法依据为连州市环境保护局作出的《连州市环境保护行政处罚决定书》。经查,该《决定书》尾部写明:“逾期不申请行政复议,不提起行政诉讼,又不履行本处罚决定的,我局将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也就是说,相对人不履行该《连州市环境保护行政处罚决定书》,将由连州市环境保护局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才符合法定程序,该决定书及法律并未赋予连州市人民政府先予强制执行的权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十三条规定,行政强制执行由法律设定,法律没有规定行政机关强制执行权,作出行政决定的行政机关应当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2016年12月2日,被告连州市人民政府组织相关职能部门强拆原告的养猪场时,连州市环境保护局作出的《处罚决定书》尚未生效,对被告连州市人民政府来讲,既没有强制拆除原告养猪场的合法依据,也未经法定程序就强制拆除原告的养猪场,显然违反了上述法律规定,其强制拆除原告养猪场的行为属于违法强制拆除行为。连州市人民政府主张连州市环境保护局作出的《连州市环境保护行政处罚决定书》,是其作出强制拆除行为合法依据的抗辩理由显然不能成立,对该抗辩主张,不予采纳。 关于行政赔偿问题。连州市人民政府在组织实施强制拆除涉案养猪场后,连州市扩容提质拆迁工作小组于2017年1月17日与原告邹金成就相关强制拆除养猪场的损失问题达成补偿《协议》,《协议》签订后,原告邹金成于2017年1月18日领取了补偿款,该补偿《协议》是双方自愿签订,意思表示真实并已履行完毕。现原告以签订协议时欠他人债务,为了还债才签订该协议,该协议不是其真实意思表示等为由进行抗辩,但没有提供证据证明该主张的成立。因此,对于原告的该抗辩理由,不予采纳。被告虽未按法定程序拆除原告的养猪场,但事后与原告就相关损失问题达成补偿《协议》并履行完毕,原告重新主张强制拆除的损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采纳。据此,一审法院判决:一、确认连州市人民政府于2016年12月2日组织实施强制拆除原告邹金成、邹锐的养猪场的行政行为程序违法;二、驳回原告邹金成、邹锐的其它诉讼请求。 四、上诉理由 邹金城、邹锐不服一审判决,以原审法院认为连州市扩容提质拆迁工作小组与邹金成就强拆养猪场的损失问题签订的补偿协议是双方自愿签订,意思表示真实的认定,缺乏合理性,难以令人信服为由,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请二审法院从事实和情理方面综合认定,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第二项,判令被上诉人连州市人民政府、连州市环境保护局赔偿上诉人经济损失1586228元。